October 28, 2007

宵夜嬷嬷档

被朋友从睡梦中拖起来。
要我陪他去吃宵夜。原本是想一脚就踢过去的但看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就算了陪他去吃。
睡眼惺松的走了五分钟到他所发掘的新大陆-24小时的嬷嬷档.
熟悉的食物味道,店员也是口操熟悉的马来语虽然他们是印度人。
突然有点时空错乱的感觉怀疑自己是回到了读书时代的旺沙玛朱。
朋友也有同样的感觉因为彼此都是来自相同的地方。
就点了熟悉的roti prata及beehun goreng.
尝了一口只差眼泪没掉了下来。
因为那味道真的是很道地。就是自己储藏在记忆中的味道。
原来味道是可以让人有那么大的震撼的。
震撼的或许它并不是它的美味,我想应该是它所夹带着的回忆。

在求学的日子是自己人生其中一段快乐的时段。
除了功课外并没有现在职场中的尔虞我诈的丑陋嘴脸。
通常功课都会拖到最后一分钟才来做所以就常开夜车。
通宵达旦是司空见惯的事。到了两三点就是我们全家人出动去吃宵夜的时候了。
那管是功课还没作完都会在那里耗上最少一个钟头。
所吃的东西不外是nasi lemak,roti prata, mee goreng.

来到这工作后根本不可能半夜不睡去吃宵夜。
更多时候也比较难找到吉隆坡般随处可见的挡口。
味道方面也会有些差异。

我把sinful的食物吃的精光。
我懂今晚我满足的不只是自己的食欲还有那浓浓的怀念及回忆。

11 comments:

戈 哥 said...

阿洛,
看来您是不会听您好友的忠告的,全都扫光光,难怪他们都很担心您横向发展的身材。
您住哪一带?怎么还会有像大马路边搭起的妈妈档?

chengsun said...

在哪里???

闷人 said...

看了这篇好有感触,原来你也曾在旺沙玛朱读书,我也是呀!好怀念ing!

fishead said...

嗯。。。虽然鱼不混KL但大马的嬷嬷档还是大同小异的。当年我那边流行的嬷嬷档叫 warong noh。大一时就好玩的半夜从宿舍溜出去吃宵夜。
工作后就没了吃宵夜的习惯了。好怀念哦~

de-er said...

阿洛是大马人,新加坡电视剧歌曲也是你的回忆?

阿洛 said...

戈哥
我可能有点误导了,它是间店。
在那嘛?嘿嘿。。

青山
在TPY。

闷人
你是拉曼的?:)

鱼头
我是没吃饱就不能睡觉的猪。哈

de-er
在那个资讯没那么发达还是录影带的当年。
最常看的连续剧或节目多是来自新加坡及台湾。
东马的朋友比较没那么爱看港剧。

戈 哥 said...

嘿啥嘿,我知道啦!TPY.
Lorong几呢?
下次就在那儿等您出现!
哈哈哈。。。。。。

Charles Jong 杨国忠 said...

味道是记忆的钥匙。。。
有时就那么不小心被打开了。。。
那就享受那美味吧。
当有一天,习惯了。
那时,也不稀罕了。

闷人 said...

难道你也是拉曼的?原来你来自东马喔。

raziel the undead nomad said...

hahah, sinful delight you should say~ damn wangsa sure is the best... I use to live there too

Vincent Cho said...

原來你是馬來西亞人呢~
參雜回憶的食物總是讓人回味無窮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