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3, 2012

愚蠢的死亡模式

Dumb Ways to Die


November 21, 2012

聖誕結 2012

兩年前也就是2010年 我寫下短短的這篇: 聖誕結
有朋友就善意的告訴我其實你犯了嚴重的錯別字。
應該是節而不是我所用的“結”!
我就和他說清楚道明白其實真的是刻意的。
用結是想表達糾結,我對這個溫馨日子的糾結情緒。
當然陳奕迅這首歌也正好和這種心情契合。
雖然是充斥著濃烈的商業氣息但在另一個精神層面上這個節日也代表了分享和愛。
那感覺真的著實溫馨且溫暖。
雖然處在赤道的我們是不可能看到皚皚白雪,
但每當看到那些雪人、雪花的飾物就會幻想周遭有多寒冷而哆嗦一下。(好莫名其妙!哈)

兩年後的今天自己的處境和心情似乎沒甚麼改變。
那個人依舊沒出現但我卻失去那時期待的憧憬。
剩下的就只是各安天命的隨性。
了解刻意強求是換不了進入幸福門檻的票券。

烏節路將會在這個週末進行亮燈儀式當然這也意味著聖誕節的腳步慢慢的接近了。
想當然爾,其他裝飾也會迅雷不及掩耳噼哩啪啦突然爆出。
我也要開始我的購買禮物行動了。(我愛給自己朋友買禮物的習慣雖然我不是教徒)
你準備好要和誰過?要怎麼過了嗎?

這不是我第一棵看到的聖誕樹但卻是我決得最有創意的一棵。好喜歡!^^

November 20, 2012

畢業照

愛上 Body Combat 已經有十年。
原本為了打發週末無聊的時間所以每個星期都準時報到。
在九十分鐘裡是不停的移動、吶喊、揮動著拳頭、腿踢。
前三年都是自己一個人上課,上了就回家。
在第四年終於認識了新朋友而慢慢的變成一伙。
常一起大食會,一起出國旅行。
實在有好多好多美好的回憶而今年是第十年個年頭。
今天也是最後一堂課了因為這間分行即將卸任關閉了。
萬般的不捨但卻又不能不說珍重道再見。
我們吖越長越大而學習怎麼說再見的機會也慢慢的變多了。
真的希望後會有期。



November 16, 2012

第六百零一篇

迷惑的第一次 是我在2006年五月三十日在這個空間的第一篇。

在七年前面子書還不是那麼肆虐的年代部落格才是王道的年代我好奇的架設的屬於自己的空間。一個隱秘的屬於我自己的空間。我就像個變態假面人肆意的用笨拙的敲打出一個一個的中文漢字。或許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我學的是注音符號雖然中學有上過漢語拼音但往往我都是在放空的看著嘴巴像金魚般不停開合的語音老師雖然他來頭不小。他可是馬來西亞文壇上數一數二的詩人但他的成就不等同他會有能力讓我這枚頑石聽的進耳。我始終沒搞清楚什麼是bo, po, me, fe... 就如我也沒像很多上學系的同學一樣考上打字的文憑。

書到用時方恨少是我多年後在職場上所遇到的問題。我看過無數遍的金庸、梁羽生武俠世界裡的種種武功似乎沒幫上多少忙。楊過、張無忌、黃藥師沒教會我這麼輸入漢字。小龍女、李莫愁、王語嫣也沒讓我談上幾場有結果的戀愛。鳴人、路飛、黑崎一護的熱血也始終沒讓我熱血的幹掉職場上的不斷出現的小人更不用說讓我愛上我的生活。於是一個一個字的推敲,一個字一個字犯著惹人白眼、不厭其煩的問我同事。慢慢的就像很多故事中的懵懂主角般我文字輸入的速度就像打通任督八脈後在我不自覺間讓我游刃有餘了。當然我還是有很多時候會卡在某個字體上但我就告訴自己那是我的中文程度不夠,那麼的自我催眠!

在文字的世界裡我遇上太多有能力的文字操控者。臭小豬、帥十一、劍主播就是箇中的佼佼者。能駕馭文字來堆砌心理感受分享心情的更是多不勝數,海龜、小偉、策子就是其中我所認識的。用攝影來細述記憶的就有阿斌,志強。這些都是我現在能記得的還有更多更多的高手都隱於文字間。

在面子書當道的現在已經很多人慢慢的放棄花那麼多時間來紀錄心情記憶的模式所以我一直認為它已經慢慢的退居到後排了。大家也不會有興趣花那麼多時間和耐性去解讀你要表達的。我也認為有能即時互動, 簡短直接的面子書更能實時的引起互動。但我發覺我似乎錯了!當游刃於各個部落時我才發覺到還是有很多的部落族在默默經營,耕作著他們各自的部落。這是我意料之外的發覺。我更認識了一些比我年輕的朋友,從它們身上看到了我從沒發覺的視野和不同看世界的角度。這讓我有繼續經營這國度的動力。哪怕我文字詞藻沒別人好,哪怕我超多的錯別字。嗯!就這樣!

November 7, 2012

心有靈犀

離開前公司至今已經是進入了第四個月。
這是我在島國十二年來的第五間公司也是工作的最愉快的一間公司。
因為無論是資歷或年級我都是我部門的元老於是自然被尊為老大 aka uncle. 冏冏冏
但不論年級大家都相處的異常的融洽。
彼此真的是像家人般相處與關心彼此。
從沒出現甚麼爾虞我詐的醜陋一面,有的只是彼此的相互扶持和幫忙。
一起吃飯,下班甚至週末都會相約聚會。

但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因為我們失去了一個大客戶於是面臨重組的命運。
整組人就公司一些不合理的條例毅然的離職。
十二個人就只有區區兩人因為一些家人和私人的因素而決定留下外,
其他人都憤然丟信。

當然依依不捨的離愁是難免的但現在的我們還是保持緊密的聯繫。
彼此都努力在各自的崗位上努力的過生活。
就有幾個早上我在新公司獨自吃著早餐的時候突然收到短訊。。。

[ i know it sound so gay but i really miss you dude!]
外號泰國仔突然發來一則讓我暖暖肉麻短訊。

[我昨晚夢見你咧 Andy! 你又在嘮叨我們沒把東西做好。。。]
香港妹

[老大,i miss you and the gang! =(  when we meet again?]
火柴妹

當然我也有回覆和安撫了這些弟弟妹妹們。但內容我當然不會告訴你們。^ <

人啊在人生的路上短短的幾十年,我們會和不同的人相遇。
有些讓我們心痛了、有些讓我們流淚了、有些讓我們懂得愛護自己、
有些我們彼此相愛了、有些讓我們知道了甚麼是奸詐。
但這些一切的一切卻成就了今天的我們。
好的我們就好好的把它保存下來;不好的我們也要學習怎麼去原諒或寬恕。
而這些經歷都是我們繼續前進走下去的能量。


那天我們又相約下班後一起吃飯,發牢騷。結果我們四個人驚訝的發覺我們竟然都穿了線條同款式的上衣。這也太巧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