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2, 2009

恋恋山城 – 新尧湾

我家老幺和一群工作伙伴在进行着很有意思的工作。也就是替一座被时间和历史给遗忘的山城进行它的历史搜集和整理。他们和当地的领袖、耆老、居民进行许许多多的访问也对这地方进行了很多的考察、纪录和然后有系统的整理归档。由他们的用心成果我真的为他们敢到骄傲。老弟也乘我回乡的时候把我给带去那看看。让我有机会一窥这特别的地方,这地方有个好听的名子 – 新尧湾。在那小小的山城就居住了华人、马来人还有土著伊班人。华人和马来人的部落彼此间就只隔了一条河再过去就是伊班人的部落了。各族人都和睦,宁静的生活着。

你也许奇怪这穷乡僻壤有啥好研究的?其实这里在古晋还没开发的时候它已拥有自己的赌场,剧院和摄影店的地方。你永远是无法想象它在那个时代有多繁华。它也是马来西亚史书上记载石隆门华工事件的发生的所在地。到今天这里还有第一代来到这块土地开垦的华人。但随着城市的发展这里的人口的迅速的流失加上这里有严重的水灾问题使这里变成了片荒凉的山城。但我们依然可以依稀的找到她一些逝去的旧日繁华。


两排的老街。很多店屋已经是被遗弃了。就只有前面几家还在经营着。
刻意拍这个最普通的角度因为让我想起我在美术课里学的景深 -perspective.


墙上的斑驳可是由河水泛滥,浸泡后的痕迹。

当地的神庙外的照片清楚的记载水灾的情况。是不是很恐怖?很吓人?

小时候的街灯都是这个形状的。现在都不是这样的了。

在一片灰白苍凉中给我找到了温暖的一角。
悠悠的童年和一步一步往上爬的苦瓜。你应该懂哪个是苦瓜吧?


这条就是把马来村和华人山城隔离的小河。我已经是用这条小船过了河,对面的就是山城的所在。但别被这平静的河水给蒙骗了因为它就是水灾的源头!

在马来村往老街拍去。你猜猜那河边的小桥是用来干嘛的?
钓鱼?冲凉?渡口?

17 comments:

Wois said...

很多古晋的华人不知道他们本身的历史吧!
在古晋的华人有着太多的历史,但自己人把它给忘记了。
那道斑驳的痕迹,就是历史的丹青。历史总是被人类遗忘,孤寂地沉浸在一边茫然之中。

de-er said...

照片都很漂亮哦,纯朴美丽!

阿洛 said...

Wois
对,所以人们也开始搜集,整理中。
但又有多少人能回看历史展望未来的呢?


de-er
超开心连你也喜欢。:)

海贼 said...

哈哈,这个地方,很像我爷爷在中国的故乡,就是一股农村味,以及和现代一点都扯不上关系的自然味~

Cheng Nam said...

看来回家乡还是有很大的收获哦,给我们带了繁华城市背后淳朴的一面,个人蛮喜欢乡村水路,悠然恬静!!可能看惯了大都市的钢筋水泥,偶然看到乡村美景,很新奇!

Sunny Chong said...

读书不多。。。

不会读那山城的名字。。。 :P

新什么、什么湾。。。

阿洛 said...

海贼
你爷爷的老家在那里?


Sunny
尧 yao 二声 ^__^

Vincent Cho said...

不可能是冲凉吧?呵呵!

嘿嘿 said...

我想我知道呗!
那河边的小桥是用来喂鱼吃的,
因为他们把新陈代谢的出恭品来喂鱼儿!

对吧?洛哥哥?谁说我扮懵懂!?
我很聪明的嘞!
是嚯? 哥哥!
洛哥哥聪明,
所以我也要聪明啊!

吴延塔 said...

很喜欢你这组照片,很有Feel.
我说那桥是‘上大号’用的,只是小房间不见了。对吗?
很想去那里逛逛。

明用一凡  said...

好久不見,洛哥。你還好吧?照片拍攝太美妙了,很喜歡你那獨特眼光,尤其是 composition,簡直是沒話説。太棒了啦!果然是搞藝術之才!

阿洛 said...

Vincent Cho,嘿嘿
不对!呵呵。是他们取河水和捕鱼的地方。

吴延塔
你如果要去而我刚好也在家乡我一定带你去。其实我还那拍了很多照片你如果兴趣看我在放上来好了。好不要脸的我。哈


明用
尴尬ing但还是谢谢你的鼓励。
我近来在烦工作上的问题。
工作的并不是很愉快,每天都想逃。

venus said...

這地方好漂亮哦

布萊恩 said...

阿洛拍的照片,
好~好~美~

嘿嘿 said...

没想到自己这么笨,
对啊!没围起来怎么出恭?
即使有三急也出不了,
先不说给人家看到,
凉风吹过来时肯定是缩回去的,
怎能出得来呢!

嘿嘿~~~~~

阿洛 said...

venus
开心ing,因为你也喜欢这种感觉。 ^___^


布萊恩
谢谢。你说的话我就大方的收下。


嘿嘿
恶心啦你。

ღ 带刺の蝴蝶 ღ said...

這是我公公婆婆、爸爸的故鄉,我1/4家鄉?LOL
我的小學假期都是在這裡度過。

最近新堯灣辦了《家鄉守護系列 || 記憶的遺珠-新堯灣》,你應該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