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2, 2008

Paper Cut

就只是轻轻的在我的掌中划过。
突然就觉得一阵的激痛。
张开五指一看就只是一丝的红痕但就是清楚的觉得由那传来痛楚。
突然就用力的往那红痕挤压。
一秒两秒三秒
一滴两滴三滴
鲜红的血就滴在桌面上的苍白A4纸上。
就像突然绽开的梅花。

就在我陷入莫名的自虐的当而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的轻吓声。
原来是女同事。
就把我捉到急救箱旁,虽然我直喊没事。
一喷消毒剂时又是一阵的痛。
然后就是贴上ok绷。
现在就是不灵活的贴着ok绷打着字键。

17 comments:

新怡 said...

好幸福哦,有那么呵护的女同事。

Mitosis said...

怎么要那么虐待自己啊?
现在伤口好些了吗?
要照顾伤口阿~

思斌 said...

怎么那么不小心?
不过真的不要小看这些小东西,我就曾经被头发刺伤。

ukgssy said...

人衰起来,什么衰的事情都来齐。

Claudia Heng said...

洛洛最近对颜色很有感觉哦 (^^)

曾做过Admin的我很能体会那种瞬间来的很快直接连到全身神经的刺痛,shiok!

阿洛 said...

新怡
呵呵,她呀已经是三个小孩的妈妈了。
大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了。

Mitosis
我在我伤口上撒盐。
哈。没啦!你好Mitosis,
我是疯子阿洛别被吓到。
伤口愈合了。没事。

思斌
你说的没错,伤人的往往都是些小东西。

ukgssy
不要,不要。。。我不是衰神。

樱桃妹
你错了。我一直对颜色都很强烈的感觉的。
可能和工作有关。哈。
我对身边的人的衣服颜色搭配也是会‘注意’的。:P
有次去同事的婚宴,就有个女生穿绿裙配红围巾。
我第一个感觉就觉得她好像圣诞树。
但我真的是没恶意的。

de-er said...

感谢传来的简讯哦,在忙碌的会议应酬饭局中收到远方的祝福,温暖在心头。

花罗汉 said...

纸张的杀伤力还真的不小哦,我都中过招好几次,但都是小小的伤口,有流血但没你的严重是滴的。呵呵

阿洛 said...

de-er
我认识的朋友都是被动的所以我只好主动点。
没办法我就是比较不值钱。呵呵

罗汉姐姐
那是我用力去挤它的关系。
自虐。。。

Zice said...

没有事情就好,我还真的以为你要自杀呢!!
我曾经站在13楼高的大厦,爬上天台边缘享受瞬间的快感(这算是自虐么?)
那时候的自己很苯的。
阿洛,要好好照顾自己。

阿洛 said...

zice
用纸来割脉??!!
Good idea!!!
(把它纪录在笔记本里。哈哈。)

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___~

de-er said...

我们这些被动的人的存在,都是为了主动的人啊。我们是多么伟大,呵呵。

无所求,无所望,就能涅磐成佛了。

明用一凡  said...

女友也時常被紙張割到,好倒楣喔!

阿洛 said...

de-er
我这类人捉起来殴打然后才给他敷药。:P

明用一凡
那你有没有给她呼呼?呵呵

马铃薯比基尼妹妹 said...

思斌被头发刺伤???????

哇塞,很厉害的头发。。一定是用了gatsby!!!

马铃薯比基尼妹妹 said...

思斌被头发刺伤???????

哇塞,很厉害的头发。。一定是用了gatsby!!!

阿洛 said...

马铃薯比基尼妹妹
人家阿斌的毛很硬的喔!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