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4, 2009

夜半喧哗声

昨天辗转难眠。翻来覆去了四十五分钟就是不能入眠。脑筋就是不停反刍着这些日子来所发生的事情和所面对的压力。偏偏这个时候我家楼下传来阵阵的喧哗、嬉笑声。那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虽然已经是开了冷气关了窗了但就还是可以穿透到我房里来。就开个细缝由窗口望下看原来是一群内地的年轻人在那里大声的喧哗、嬉笑。

我心里在想,都已经是几点了还那么大声?难道就不会为别人想想吗?特别是万籁俱静的时刻用正常声量在说话也可以听的很清楚真是太没公德心了。但我就也是想想而已没咒骂或报警。这些工作就留给其它人去做。然后我就再次把自己蒙到被窝里头努力再进入梦想。至于花了几个钟头我才入眠那就按下不表了。

哗!你肯定认为这卷毛真是有修养呀?那你就错了!哈哈哈 #魔鬼式的笑声# 我想可能是到了某个年纪脾气就会没那么火爆。其实我曾干过什么事吗?想当年我才开始工作不久就住在Wangsa Maju sec 2. 我想这里很多朋友都听说过和对那地点非常熟悉吧?哈。那个地方当年还没那么乱也还是由拉曼生和MIA学生所‘统治’。我入住的是刚建好不久的公寓还是在十五楼噢!风水好的不得了!而且那时全部的设备都很新、入住的住户还不到四成。扯远了,让我快回到重点!

我想大家都懂求学的日子正是精力最旺盛的岁月。所以你看到通宵达旦,灯火通明的住户肯定都是学生们。三更半夜去吃宵夜是极度正常的行为。加上那里是三步一摊;五步一挡的真的是超级的方便。所以那里不是个适合让有家庭或工作人士居住因为实在是太‘热闹’太嘈杂了。起初就不过是大声说话;在儿童游乐场里喧闹、更进阶的就是在游泳池旁把生日的同学扔下去。最夸张的一次是有个发情的男生竟然在楼下用蜡烛点了个心型然后出动他的‘兄弟’们把顶楼的女生给叫出来表白。真的是服了他们的创意。而当时我住的房间就是对正游乐场所以那吵杂声真的对我是个精神折磨。

忍了好久终于忍到我的极限了。当晚凌晨一点左右也一样是一群学生在我家楼下的游乐场当聊天的地方。聊天就算了还聊到那么大声,聊到整栋楼都可以听到你的鱼、虾、蟹!#广东粗口# 那时我就疯起来往厕所冲,然后装满了一桶水然后就由十五楼往下泼。

哈哈。当然你可以想像接下来就是楼下的咒骂声但我不理。毕竟那么多楼你是不可能发现是那栋给泼下来的。谁叫你那么没公德心所以别怪我!也没有机会偷看到他们的狼狈样。哈。我知道我是不应该所以现在我没有这样做了。^__~

10 comments:

Cheng Nam said...

原来你也很“坏”哦~~!看来阅历和年龄真的可以改变很多~~

Ah Doe said...

不懂为什么,看到"装满了一桶水然后就由十五楼往下泼"的时候有稍稍的快感~~

可能我跟你一样变态.

十六夜真人 said...

哇~以前的你真是恐怖哦
我家以前附近也是很吵
之前就很多飚車黨
警察來取締后

就來了很多黑人
那些黑人喝嘴就很猖狂的
男男女女不懂在搞什么
那段時間我家后面會有很多用過的comdom
有時候還丟進我家的廚房呢==“

tom said...

哇,你還蠻壞的。。。夠力。。。還好我很少出去喝夜茶的。。。呵呵。。。

TG said...

卷毛果然是有性格,大叔支持你!!!

阿洛 said...

Cheng Nam
说的对,年纪成熟了很多东西都看淡了。


Ah Doe
尴尬ing,被妹妹发现我是变态的。哈。


tom
别怕!别怕!我已经不住哪很久了。哈。


TG
就只有大哥不嫌弃我的疯癫。哈。

CGYAn said...

洛哥哥:我曾住在那5年也!:)
有次我家楼上有人发神经在凌晨4时弹电吉他兼伊哇鬼叫,我气得跑去他们大骂。(尽管里面黑漆漆,我什么人也看不到。)
从15楼泼水下来,很行喔。

ukgssy said...

洛哥好壞!!

潇洒走一回(少俊) said...

真么火爆!!

明用一凡  said...

原來洛哥也曾住在旺沙馬朱,我則住在 DesaSetapak足足五年,然後才來到獅城打拼。很懷念大專的日子,希望有空再回去,重溫當年的回憶。